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四章 遥遥无期的芯片(1/2)

十点整,这位高总总算准时来到了办公室,在门外我就听到他对着前台说道:“给我冲一杯咖啡过来!”

我看着吧台上的咖啡机,心里想着,这咖啡机是摆设吗?还得去哪给他冲咖啡啊!?

进了办公室,才看到我们三个坐在沙发上,估计是没看清我们是谁,直接就大声地质问前台道:“谁让你放人进我办公室的?不是和你强调过无数次了,我办公室不能随便进出,这里都是公司的机密文件,泄露了怎么办?”

然后推了推自己的金丝眼镜,向我看来,可能是没认出我来,刚想发火,却又看到了一脸阶级斗争面孔的老黄太太,才改成了一个笑脸,客气地说道:“黄总,您怎么过来了?找我有事啊?”

老黄太太阴沉的脸,都能滴出水来道:“高总,我都坐一个小时了,您这是什么工作时间啊?总部那边车间是8点交班,行政人员是8点半,我就不知道咱们研发中心是几点上班啊?”

高总一听,就不高兴了,大声地辩解道:“黄总,我们研发中心能一样吗?科研时间哪儿有个准啊?遇到课题可能几天几夜不合眼,加班工作的,要是这么硬性规定我们工作时间,这工作根本没法开展啊!”

老黄太太看了看高总,问道:“那你这是昨天工作到很晚了?”

高总没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这是在审我吗?咱们的级别一样,都是部门的负责人,好像轮不到你还质问我的工作时间吧?到了咱们这个级别的,工作时间哪个不是自己安排的!”

我没说话,想看看老黄太太到底能不能应付的了,老黄太太不紧不慢地说道:“我问你工作时间,是我的工作范围,这是我的工作职能,就连陈总,以前的贺总,都要和我上报他们的工作时间,方便我安排其他人的工作汇报。你有什么特殊的吗?我就想问问你,你一天到底工作几个小时?我这基本工资该怎么开给你啊?”

这位梳着光亮大背头的高总,除了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外,怎么看,怎么不像是位科研人员,不服气看了看老黄太太,刚想反驳回去,又仔细地看了看我,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走到我面前道:“陈总啊,您看您来了,怎么也不和我说声啊!?”

我没好气地说道:“和你说什么?要你早点过来上班啊?”

高总急忙解释道:“您误会了!我这是昨晚加班的太晚,今天早上临时有事!”

我哦了一声说道:“先不说这个了,把你最近的研发进度拿过来,找你们部门的几个头头开个会,汇报下研发的情况。”

高总急忙点头道:“好,好,我马上召集人开会。”然后又转头问道:“要不要叫陆总一起过来啊?”

我点了点头道:“我打电话给她。”

研发部会议室做了一屋子的人,各个交头接耳,似乎有预感,暴风雨即将来临。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的作风,如果是单独招人谈话,往往事情都不大,但一旦全部人都参加的话,这事就不小了。

老黄太太最先推门进去,高总跟在后面,我和陆萍,王鹤同在最后面。

会议室瞬间安静了下来,我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高总准备坐我身边,看到陆萍坐到我左边,打算坐到我右边,王鹤同十分没有眼力见的,一屁股坐在了我的右边,搞得高总十分的尴尬,只好将要坐下的姿势调整了一下,站直了身子,走向了老黄太太边上,不情愿地坐下了。

高总先是干咳了一下,然后对着已经鸦雀无声地人群说道:“大家都安静一下了,现在开会。这次陈总过来,主要是想听听大家近期的工作情况,大家都做个工作小结吧。”

然后看了看我,我点了点头,表示可以开始了。

高总指着一个瘦高的中年男人说道:“胡工,你先讲讲你们部门的情况吧!”

胡工战战兢兢地站了起来,低声地说道:“我这儿也没准备啊!我们部门是研发电源转换器及声控系统的……”然后沉默了一会儿,显然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高总不悦地教训道:“叫你汇报个工作,有那么难吗?你先想想,一会儿你再说!”

接着又连续点了几个人,汇报的都差不多,还有一个憋红了脸,半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从他的神情可以看出,他是真的紧张。

高总失望地看了看,要解释。

我摇了摇头问道:“谁能告诉我,芯片研究到底到什么程度了?我要多久能见过试品,什么时间可以试运行?”

底下没人回答。

我又看了看高总问道:“我问的问题,有什么毛病吗?很难回答吗?”

高总额了一声道:“因为这是个极其复杂的芯片,需要多方面的配合完成,还要根据不同部门他们的研发进度,才能知道芯片研发出来的具体时间。”

我好奇地问道:“那就汇总给我啊!什么部件什么时候能成型,把时间给我加起来,不就行了!就没个人,统一汇总的吗?就这么各做各的,做的东西不能组装怎么办?”

高总还要回答,我摆了摆手,对着王鹤同说道:“现在去统计下,他们各个部门的进展情况,给我个准确时间!”

王鹤同很自信地点了点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文件叫道:“程控部的领导,先到我这里来,一会儿我叫到的人,一个一个来我这儿汇报,我问你们答就行了。”

高总似乎有点不悦地,对着我说道:“陈总,这不太好吧?要不还是我来吧?”

我瞥了他一眼道:“你要是能来,你早就该这么做了!你和我,陆总,黄总,还有你的两个副手,都到办公室去,我有话说!”

高总的两个副手,其中一个我很了解,是苟文华的助理,三十多岁的单身女人,学历很高,苟文华离开了万众后,就一直遭到排挤,不过她好在技术过硬,人也比较低调,这次才被调了上来,并去了国外培训。

另一个我就不太熟悉了,应该是高总自己调上来的,也去了国外培训,同样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相貌平平,却让人总感觉是风情万种。

我扫了一圈在座的人,和陆萍说道:“陆萍,你还是给我介绍一下吧,这次成立了新研发中心后,我还真一次没来过,很多人我都不太熟悉啊!”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遇见你对我有多重要玛法法神传无限重生我是系统漏洞我有一座恐怖屋(我有一座冒险屋)影视世界中求生吹灯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