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二十七章 婚礼现场(1/2)

耀阳马上叫来了服务员,指着我刚说的那对男女,说道:“你悄悄地过去,看看那对男女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服务员也很机灵,马上拿着酒过去,过了一会儿回来说:“他们是夫妻,今天是他们结婚五周年纪念日。”

三个人欢呼起来,我一口一杯,喝了三杯酒,拿出了三百块钱,放在桌子上。

耀阳指着一对年轻的男女说道:“这对男女肯定不是夫妻,是刚认识的,你看他们的表情,彬彬有礼,那男的连手都不敢牵那女的,看一眼那女的,就低下头,,那女的也是一直脸红,时不时含情脉脉地看着那男的。”

服务员又乖巧地拿了一瓶酒,走了出去,一会儿问来说:“我去了几趟,他们连话都不说,我也听不出什么啊?”

耀阳责怪道:“你真是猪脑袋,你不会过去说,咱们店里今天有活动啊,凡是夫妻的,今晚都可以免费获得一打啤酒啊!”

服务员马上领会精神,又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回来说:“他们也算是夫妻吧?”

我好奇地问道:“什么叫算是夫妻啊?”

服务员回答道:“他们离婚了,现在又再次约会,我也不知道算不算?”

耀阳哈哈大笑地说:“我赢了,不管怎么样,他们现在不是夫妻了!”

我反驳道:“你赢个屁啊,还说他们是刚认识的,他们以前就是夫妻,以后还可能是夫妻,愿赌服输,赶快掏钱喝酒!”

另外两个人也附和道:“快掏钱喝酒吧!”

耀阳只好掏钱喝酒了。

就这样,我们把酒吧里面的人猜了个遍,就几个我们能猜中的。

我总结了下说:“夫妻能来酒吧,太少了,一旦结了婚怎么可能再来这种地方潇洒?在家做几个菜,喝点小酒,还省钱,也不需要再培养感情了,就算男的想,女的也会为男的省钱,毕竟结婚前,钱不是自己的,结婚后,可都是自己的钱了。以后,咱们在酒家那边猜,都是来吃饭的,看看谁看人准。”

老冯笑着说:“那还用猜,看看是男的买单,还是女的买单就知道了,男的买单的,肯定是没结婚的,女的买单的,肯定是结婚了的,傻子都知道,还用猜。”

大家都点着头说,是这么个道理。

晚上回去后,胜男像审犯人一样的问道:“晚上和多少个美女一起喝酒啊?有没好看的啊?这一晚上,没少认识吧?都留了电话没啊?”

我很无辜地说道:“家里有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妻,怎么可能多看一眼外面的美女呢?”

我替耀阳不平道:“这我得替耀阳说几句,浪子回头金不换啊,他现在也是真的老实的很,肯和敏姐结婚,就是说明他想稳定下来了,不想再玩了。有学者说过,人的一生,就能玩三年,不计后果,疯狂地玩,玩完了还没有失落感,没有负罪感,过了那三年,再想玩,就没那种心情了,也没那种氛围了。这三年,有的人很早,有的人很迟,但都只有那三年,我们叫无悔的三年。”

胜男说道:“我经常看到娱乐场所里,有七八十岁的老头,玩得比谁都疯呢。”

我解释道:“这个更好解释了,你想他们现在七八十岁,二三十岁时,刚好赶上改革开放初期,想玩没处玩去,四十多岁,忙着养家糊口,没钱没精力玩,到老了,才又有时间,又有钱,人老心不老,才开始他们的无悔三年。”

胜男点了点头说:“好像说得通!”

我继续和胜男说道:“我以前有个新加坡的客户,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在新加坡有个原配,在深圳有个二.奶,每次来珠海,一定要我去深圳接她的二.奶,接来了,晚上一起去夜总会,然后,他也不唱歌,也不占便宜,就是自己表演这个,表演那个的,然后让所有人给他鼓掌,我觉得他就像个耍猴的,可他自己乐在其中。到了,一个小姐也不带走,还各个都发钱,连二.奶都不也在一间房睡,你说奇怪不奇怪?”

胜男不解地问:“那是为了什么呢?”

我答了她四个字:“有心无力!”

耀阳结婚的当天,状况空前,光花车就占满了整整的一条街,作为伴郎的我,今天打扮的也是格外的精神,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自己比新郎还要出风头。

敏姐的老家在广西,所以,接亲就安排在敏姐在北京租的房子里,上楼敲门的时候,敏姐的一个小姐妹,打开了里面的门,隔着防盗门说:“找谁啊?”

我很严肃地说道:“开门,查水表!”

小姐妹笑着说:“查什么水表,我家都是井里打水的,没水表。”说完,咣当一声把门关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遇见你对我有多重要玛法法神传无限重生我是系统漏洞我有一座恐怖屋(我有一座冒险屋)影视世界中求生吹灯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