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六十八章 逼宫(1/2)

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陈桦,陈桦却死死地盯着我看。

陆萍开口说道:“陈桦,别怕,这里没人敢伤害你,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

陈桦带着哭腔说道:“大家都知道,我之前是陈总的助理,后来给冯董当助理,一直跟在冯总身边办事,我知道那530万的真正去向,根本不像陈总说的那样,回到公司的那530万不是客户的货款,而是他在外面公司的钱。他在外面和之前咱们公司的陈副总经营着一家期货投资公司,当时他们看中一支期指,就挪用了公司的这笔货款,后来他们赚了一笔,才把这笔钱补了回来。

我知道他们还不止一次这样做,但他们看得很准,次次都能及时补回来,所以,也就没人发觉。后来冯总知道我发现他们的事,就威逼利诱我,想封住我的口,还把你给……,我的确也有一点喜欢他,所以,也就没报警,谁知道他玩过了,就不要我了,我今天就要将他的丑恶嘴脸公布与众。”

我拍着手掌说:“编,你继续编,都是黄蜂尾上针,最毒妇人心啊,得不到就要毁掉,老冯不要你了,你就因爱成恨,栽赃陷害,无耻!“

陆萍早有准备,不慌不恼地说:“是不是编的,咱们拿证据说话。冯总的那家公司就在九州大道50号,现在还在经营着呢,公司名字,法人,税号,我这儿全都有,还有几笔汇款,可以和公司的客户汇款对照。如果这些还不能说明问题的话,我这儿有一段冯总和他老板的对话录音,里面清楚地记录了他们的挪用公款的事实。陈总,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吗?”

我本以为我早已有了应对的手段和说辞,但没想到陆萍准备的这么充分,不过以她的智商,怎么可能做的这么周全,后边看来是有高人指点啊。

陆萍看我不说话,知道我无计可施了,逼问着我:“怎么样?陈总,还有什么话说?我现在怀疑,你也涉嫌其中。”

我讥笑道“我还怀疑你伪造证据,诬陷他人呢。”我的心中知道我已无力回天了,这局我输了。我无奈地望了望李总,李总摇了摇头。一种无助感,让我有点不知所措。

刘子然得意地说道:“事实已经很明了了吧,王总,我建议召开董事会,重新划分下股份,我建议撤除冯总的董事职位。”

李总开口说道:“我觉得不妥吧,至少要给冯总一个申辩的机会吧?事实或者未必是你们说的那样,老冯是公司的元老,没有老冯就不会有今天的万众,我想他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去做损害公司的事的。再说,你们刚才说了那么多,我也没看出,老冯做的哪一点,让公司有损失了。”

刘子然反驳道:“现在没有,不等于以后没有,既然他现在能做这样的事,那以后他一定会继续这么做的,我不想让公司冒这样的危险。”

我已经不想再做什么无畏的挣扎了,现在关键地态度在于王总,我看向王总,以王总一贯的处事方式,凡事都要平衡的,如果老冯真的被踢走了,对他也没有什么好处的。

王总面目凝重,手指点着桌子,所有人都停止了说话,全部盯着王总的手指。

王总手指停了下来,抬起头说道:“给老冯一个星期回来述职,如果一个星期不回来,就按刘董说的办,散会!”

一个星期,能翻盘吗?那些证据怎么解释?老冯是不是真的在外面和陈总还有一家公司,这我都不确定,不找到老冯,这些事我是永远不会知道真正的答案的。

接下来几天,销售部各个都如坐针毡似的,不安的情绪覆盖着整个销售部。我觉得这样不是办法,拍了拍手掌,大声地说道:“都听着,事情没到最后一步,都还不知道是什么结果,即使老冯走了,也和你们无关,重要的是把自己的客户管好,打铁还需自身硬,只要你手上足够的客户资源,谁也动不了你们的。”

可说出来的话,自己底气都不足,我手上的客户资源少吗?公司至少有一半的客户是我的,可那又能怎样?我不一样随时被踢走。是不是该留点后手,做点撤退准备呢?

我手上最大的客户就是盈科,如果我走了,老冯也不在了,盈科短期内虽然不会马上停止要货,但会很快调整,到最后中断和万众的合作。我有信心可以带走的客户,到底有几个,我自己心里都没底,毕竟都是生意人,不会因为个人感情而影响到公司的正常运作。我还真有点后悔,把自己的客户做的铜墙铁壁一样,让他们走,他们一时半会儿都走不了,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底气那么足,对客户比较横儿原因。

万众内部动荡,消息很快传遍了所有客户,乃至到行业里很多同行都知道了。肖武打了个电话给我:“陈总,圈里都闹得沸沸扬扬了,你这儿挺消停啊,有什么打算吗?”

我很坦白地说:“没啥什么打算,走一步,看一步吧。”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遇见你对我有多重要玛法法神传无限重生我是系统漏洞我有一座恐怖屋(我有一座冒险屋)影视世界中求生吹灯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