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氏在一旁连声附和:“就是就是,爹你就算再担心小姑,也得关心关心自己儿子。”

一直垂着泪的崔氏,听到这话呛哭了一声。

卢老汉被气得不轻,指着卢明山的手指直抖。

乔氏也是个聪明的,知道不能光自己两口子得罪人,遂生了拉人下水的心思。“大嫂,二嫂,这黑灯瞎火的,你们放心让自己男人出去?”

胡氏和梅氏缄默。

她们自是不放心的,可——

“好了,别说了,老二你跟我去?”卢明川皱着眉道。

卢明海倒也没有犹豫,点了点头。

梅氏紧紧的抿着嘴,努力不让自己去拉男人。

胡氏讶然地拉了卢明川一把:“他爹——”

“我跟你们一块儿去,老三也去,把桂丽一起带上,多带几支火把,再撑两个灯笼,路上慢点走。”卢老汉拍板道。

几个当家的都拍板了,三房两口子的反对声自然被忽略,于是一众人便分头去张罗。牵牛的牵牛,套车的套车,找火把的找火把,胡氏和梅氏妯娌两个则往外面抱被子,铺在车上,也好方便等会让小姑子躺在上面。

卢娇月早就醒了,只是她娘不让她起来,她便一直呆在自己屋里。这会儿见了院子里动静大,便赶忙穿了衣裳,走了出去。

帮着打了会下手,将一众人送走,卢娇月才陪着梅氏回了二房屋子。

她让梅氏睡一会儿,梅氏却是睡不着,反倒让女儿回屋继续睡,最后母女二人就在堂屋的炕上坐了一夜。

一直到外面天麻麻亮的时候,卢娇月才有了些困意。几个男人都不在,又是走夜路去镇上,家里的女人们嘴里不说,其实都担心,所以都没心情吃早饭。

卢家院子中静悄悄的。

一直到快中午的时候,卢老汉才带着几个儿子回来了。

几人风尘仆仆的,牛车上却不见卢桂丽。

崔氏脚下一软,凄惶道:“老头子,二丫头她……”

“别担心,二丫头在县里的医馆。”

崔氏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又问:“二丫头怎么样了,怎么没把人带回来。”

卢老汉没有说话,眼睛望了望三个儿子,叹了口气道:“先进去再说。”

几人去了上房里坐下,几个女人已经听到动静来了,见男人们个个都形容狼狈,满脸尘土,估计着他们也没吃饭,胡氏妯娌三人便又张罗着去灶房里做饭。

吃完饭后,各自回屋洗漱。

梅氏让卢明海睡一会儿,卢明海没睡,只说了一句,等会儿大抵还要去上房一趟。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三房的卢娇杏便来叫二房两口子了。

梅氏心中顿时一沉。

有感于上辈子自己的不谙世事,卢娇月重活回来后,便细心观察着身边的一切事务。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与自己有关的,与自己无关的,都去观察。然后放在心里细细琢磨,也别说,还让她明白了不少上辈子一辈子都没明白的东西。

也因此,卢娇月更是积极,尤其她心里对大伯母胡氏有些膈应,所以她对卢家大小事情都十分上心。

她环着梅氏的胳膊,跟着爹娘一起去了上房。三房两口子心事重重,倒也没去多想女儿跟过来到底合不合时宜。

上房的堂屋中,卢老汉和崔氏坐在大方桌的首位。

卢老汉好久没抽的旱烟袋,此时又被他拿在手中。他素来喜欢这一口,只可惜身子不允许,抽了总是咳,于是便将旱烟慢慢给戒了。

此时他不知道从哪里将这旱烟袋摸了出来,塞了烟丝,点着了火,将烟嘴含在嘴里,啪嗒啪嗒的抽着,缭绕的烟雾在空气中旋转,然后四处飘散了开。

“都坐吧。”

大家依次在下首处坐下,卢娇月则是站在一旁的角落里。卢娇杏在外面伸着头望里面,见卢娇月在,便低垂着头动作轻巧的走了进来,站在了卢娇月的身边。

“二丫头这次病得有些严重,你们应该都知道。镇上的医馆不便宜,咱们这次带去的钱都花光了,但还是不够。如今二丫头人还在医馆里,医馆那边要收到银子才愿意继续给二丫头治病。我叫你们来,就是想说说这银子的事。”

卢老汉声音很沉闷,其间还间或夹杂了两声咳嗽。他许久没抽这旱烟了,一不小心,总是被呛着。

卢老汉的话音刚一落下,乔氏就炸开了。

“爹你的意思是,又想让咱们给凑药钱?”